國手選手專訪

葉日鴻 / 迷途知返的千里馬,用好成績回報親友的不離不棄

外型看來是個充滿正能量的陽光男孩,深邃的五官更是令人印象深刻,但如果不是葉日鴻自己親口說,相信大家很難相信眼前這個25歲擁有四分之一原住民血統的大男孩,曾有過一段荒唐迷失的青少年歲月。但所幸家人、師長、教練一路不放棄地陪著他,才能找回練田徑的初心,不讓長跑天賦被埋沒。

 

 

 

不堪回首的年少輕狂

 

活潑好動的葉日鴻,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就讀田徑體育班,一路到國中、高中,原本不是讀書就是訓練的尋常日子,卻在國中時出現令人震驚的插曲,當時的他因為好奇跟著不好的同學鬼混,根本無心練田徑,甚至想退出田徑隊,整天抽煙喝酒打架甚至吸毒,以霸淩同學為樂,甚至和家人的關係也相當緊張;一天到晚被叫到訓導處,有時還誇張到被傳喚到警察局報到。

當觸碰這段荒唐過往,昔日國體大時期的全大運雙金得主葉日鴻也不免有些許語塞,但仍選擇坦然面對。「感謝當年被我霸淩的同學及他們的父母肯原諒我,當然更感謝一路相陪,不斷給我打氣的家人和師長,因為他們的不放棄,讓我可以獲得真心悔改的機會。」所以現在自己唯一的念頭就是不斷地創造佳績,才算是不辜負大家。

 

 

練跑也是練心

 

國中荒廢的訓練,葉日鴻在上了高中後,盡最大的努力想要補回來,加上幫被毒品破壞的身體重新找回健康,他以接近自虐式訓練內容,天天讓自己跑步跑到完全累癱,無暇再有過往那些使壞的念頭;但是事與願違,沒日沒夜苦練的結果,雖然入選亞青國手,但是高二左腳脛骨疲勞性骨折,讓他只能走不能跑,又萌發放棄的念頭,好在當時轉念—「現在放棄就真的一切歸零,決定繼續撐下去。」

結果,剛加入國體大,距離當年(民國104年)的全國運動會還不到一個月的,老天又跟葉日鴻開了一個玩笑悲劇再度發生。當時葉剛從中國移地訓練回來,自認狀況調整得相當不錯,沒想到卻在相同的部位再度發生疲勞性骨折,全運會只能棄權。「其實練跑也是練心,凡事不能操之過急」經過這兩次傷痛挫折,現在懂得凡事不強求不躁進,心態穩定度相對地提升不少。

 

 

訓練時全力以赴

自認沒有跑步天賦,今天的成績來自於練習時100%全力以赴的自我要求,以前練跑時都會有學長陪練,當時自己內心就會想要超越他們,於是比別人更用心在練習上;特別是在他受傷時,旁人對他議論紛紛,批評他平常根本都沒下功夫練習,這讓他很早就領悟到旁人都只會放大你低潮的表現、你平時都在玩樂的部分,卻沒有人看到他私底下苦練的狀況,於是他只好在練習時就全力以赴保持最佳狀態,甚至是連細節都要求盡善盡美。

平常除了照表操課的訓練內容,他也會關注其他學長的訓練內容,像嘉哲學長就是他很想要學習的對象,當然其他前輩也是,透過學長可以找出自己不足的地方,像是肌力不夠等缺點加以改進,甚至也會安排移地訓練,108年大陸的移地訓練就讓他印象深刻,當時他特別去觀察大陸選手的訓練模式,同時試著學習,結果那次回來接著參加春季盃,沒想到成績進步幅度相當驚人,對於往後移地訓練的模式抱持肯定的態度。

 

 

鬥志依舊,不再躁進

葉日鴻表示對於能站上頒獎台獲得獎牌的渴望還是相當強烈,畢竟也才25歲,當然想要藉由獎牌來得到肯定,也想藉由獎牌來回報家人親友一直以來的支持,更想證明自己的能力;他自承先前個人得失心很重,非常在意比賽輸贏結果,於是訓練時不斷地給自己壓力,這時就會開始出現一些無謂的擔憂,像是傷病的過往就會一直浮現,擔心若是再次受傷怎麼辦?這些不好的念頭嚴重影響到自己的訓練成效。

當時教練都不得不時刻提醒,不要讓自己壓力過大,越是不舒服的訓練狀態,越是可能造成受傷的情況,於是開始懂得調整自己訓練心態。生理狀態當然會要求自己全力達到訓練要求,但是在心理層面不會再讓這些無謂的想法造成壓力負擔。

 

 

前輩牽線,資源共享

這次在嘉哲學長的牽線下加入國手匯,當然多少也是受他和其他學長的啟發,就是想為自己的選手生涯提早做規劃,不要當選手生涯快到盡頭時,再來想下一步,有的人為了等教練缺空窗很久,像他自己也在剛畢業時,還在尋求品牌營養金贊助新合約的空檔,迫於經濟壓力,只好暫時去當中古車的業務;這些現實考量給了他提早規畫下一步人生的啟發,希望能再衝刺好成績好表現之餘,也能趁機培養自己的第二專長,開發人生的其他可能。

另外,國手匯裡有相當多的前輩,藉由這個交流平台的公開分享,可以參考觀摩前輩的訓練模式,從中學習能強化自己能力的方法,更重要的是資源共享,協助轉介適合的資源給需要的選手,幫助選手學習成長,也能更專心一致在訓練上,甚至是為將來鋪路,讓選手可以在當下無後顧之憂的拚盡全力爭取佳績,不再是一個人孤軍奮戰地去面對令人徬徨的未來,這裡有前輩可以諮詢,甚至可以藉此拓展人脈,以往都是單純的以為運動員就跑到不能跑為止,現在也懂得趁早做好退役後的準備,開啟人生的無限可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