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手專訪

斷趾追夢跑者王子銘 勇敢面對生命變奏曲

人生的精采度,不是取決於遭遇,而是如何面對遭遇!2014年10月車禍痛失三隻腳趾,一度靠枴杖才能走路的台北馬配速員王子銘,勇敢面對生命變奏曲,在上尾半程馬拉松以1:12.15創PB躍居歷年54傑的過程,就是最好的教材。

2018台北馬拉松今天早上熱鬧登場,擔任大會配速員的王子銘以2小時39分完賽。「台北馬以前叫ing國際馬拉松,我國小參加過一次,高中兩次,大學一次,這次是第一次跑全馬。」他說。

今年台北馬,王子銘以配速員身分首度跑全馬。王子銘/提供。

今年台北馬,王子銘以配速員身分首度跑全馬。

在母校基隆中山高中擔任體育老師的基隆囝仔王子銘從小好動,國小三年級開始練田徑。102年全中運,高二的他以32分20秒60勇奪高男組1萬公尺金牌,並代表我國參加世界中學運動會。

高中畢業後王子銘進入國立體大就讀,並入選亞青國手,103年新竹全國田徑錦標賽前,王子銘搭同學的機車,在行經新北市土城民權街時,撞到迴轉的另輛機車,被拋飛的他當場右腳前三趾斷裂,王子銘驚嚇哭喊:「救救我的腳!」

今年金門馬拉松,王子銘比半馬跑到傷口流血。王子銘/提供。

今年金門馬拉松,王子銘比半馬跑到傷口流血。

到院後王子銘不斷問醫護人員:「我還能跑步嗎?」但答案令他絕望。「我從亞東醫院轉到臺大醫院,醫生說,那三根腳趾末端的骨頭、神經都已碎裂,接不回去了,即使治療成功再加上復健,將來頂多能行走,勢必無法像從前一樣快跑。」

對於醫生的說法,王子銘當下完全無法接受,他安撫自己說:「這是騙人的吧!怎麼可能這樣?我又不是整隻腳都不見了!怎麼就無法跑步了?」但一想到自己最愛的田徑生涯,可能就要從此畫下句點,還是忍不住痛哭失聲,

跑步對王子銘來說,是生活,也是呼吸!王子銘/提供。

跑步對王子銘來說,是生活,也是呼吸!

但眼淚哭乾之後,王子銘意識到:生活還是要過。他專心照顧傷口、努力做復健。「目前是已經不影響行走,一開始右腳完全無法踮腳,只能靠左腳,兩年後才敢用力踮腳,但一直到現在,還是少了一些力量的感覺。」

四年多前的這場意外,王子銘如今已然釋懷,但一提到「吳文騫」,王子銘又忍不住淚崩。口袋中一張字跡都已經模糊到看不清楚的拍立得照片,訴說著一段令人動容的師徒情。

這張字跡都已經看不清楚的拍立得照片,訴說著一段令人動容的師徒情。王子銘/提供。

這張字跡都已經看不清楚的拍立得照片,訴說著一段令人動容的師徒情。

這場車禍,讓王子銘的田徑夢被宣判死刑,但一路拉拔他成長的教練「阿賽」吳文騫,始終不曾放棄過他。有一回到醫院探望時,吳文騫在拍立得照片寫下「勇者無懼」送給他。這短短的四個字,給了王子銘勇敢面對生命變奏曲的勇氣。

他告訴自己:「難過一下下就好,不能放棄。」咬牙復健在隔年一月丟掉柺杖,五月開始試著跑步,但始終跟不上訓練強度。暑假時,王子銘回到母校基隆高中,和恩師吳文騫一同訓練。「教練不斷鼓勵我,還陪我跑課表,幫我把強度拉上去。」

王子銘的上尾半馬完賽證書。王子銘/提供。

王子銘的上尾半馬完賽證書。

「從一開始需杵著拐杖走路,到用腳刀走路,一直到能正常走路,那段期間我一直問自己:除了跑步我還剩什麼?可能因為自己急性子,就慢跑30分鐘試試,當下覺得狀況還可以,就慢慢地跟著隊上練習。」

漫常復健過程中,沒有天人交戰嗎?王子銘苦笑說:「當然有!每天都在天人交戰,每天都想放棄,但運動員的特質就是:『今天如果輸給自己,那我明天就要贏回來。』更何況,跑步對我來說,是生活,也是呼吸!」

王子銘(左)和陳囿任(右起)、曹純玉等好手一起參加日本上尾半馬。王子銘/提供。

王子銘(左)和陳囿任(右起)、曹純玉等好手一起參加日本上尾半馬。王子銘/提供。

2015年9月台北市秋季全國田徑賽,王子銘重返賽道,以35分05秒05在1萬公尺完賽。「心、肺、肌力全部掉光光,我一直不斷跟自己對話:『不要受傷,不要躁進,別練廢了!』沒預設成績,只要能回到跑道就心滿意足啦。」

雖然說能重回跑道就心滿意足,但運動員骨子永不放棄的血液,仍驅使著他不斷挑戰自我極限。上個月18日在日本舉行的上尾半程馬拉松賽,他以1小時12分15秒的個人最佳成績,將排名推進至男子半程馬拉松歷年第54傑,令人驚艷。

王子銘慶祝日本上尾半馬破PB。王子銘/提供。

王子銘慶祝日本上尾半馬破PB。

談到恩師吳文騫,王子銘充滿感恩。「我投入長跑15年來,從高二的全中運冠軍,到這次上尾半馬破PB,老師一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貴人,發生車禍當下,我第一個想到的也是老師,馬上就打電話給他。」

各種原因造成的受傷,一直是運動員最大的天敵。回首來時路,王子銘的心得是:「訓練是進步的基石,不可獲缺,只要一步步來,耐心等待,進步只是時間早晚差別,受了傷別著急,好好養傷,傷養好了再上,急於訓練,只會讓傷更嚴重。」

王子銘/提供。

回首來時路,王子銘說,以前總汲汲營營想一直比賽,趕快追到前面的人,忽略了細節和練習節奏。「現在不太在意比賽,只想把練習做好,讓成績往上提升,目標是全馬2小時30分內,半馬69分內,1萬公尺31分台。」

風可以帶著人走,但未必會吹送到你想去的地方,這就是人生!王子銘成功把生命中的劫難,轉換成再創顛峰助力的故事告訴我們:「沒有行不行,只有要不要!」

話說,如果人生是一本書,身為作者的你,遇到同樣的劫難,又會如何寫接下來的故事呢?

文章轉載自:麗台運動
原文網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