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手專訪

傾聽身體的聲音 重獲新生的光頭神童—李翰暄

李翰暄,就讀北市大陸上競技系二年級,高一便拿下全中運萬米金牌,被視為長跑奇才,大一時於日本愛媛馬拉松出賽,初馬即跑出 2 小時 34 分 27 秒,相隔一個多月診斷出心臟問題,宣告田徑生涯結束,經修養與沉澱兩年後,他決定站上睽違已就的愛媛馬賽場,最終跑出 2 小時 27 分 42 秒證明自己還能跑,就讓我們來看看「光頭神童」李翰暄,這段充滿轉折與變數的長跑歷程吧。

光頭神童」李翰暄強勢回歸馬拉松賽場,成績 2 小時 27 分 42 秒,暫居歷代 30 傑

板凳男孩的的跑步天分

少年時期就讀籃球名校金華國中,礙於爆發力和身材都不佳,缺少上場表現機會,但被田徑隊教練發現他跑步耐力極佳,就把李翰暄“借去”參加台北市中運,初試啼聲,便拿下他人生的第一張運動獎狀,因而轉往田徑發展,升上國三訓練半年多,潘瑞根教練就相中他潛力,邀請他到成淵高中一起訓練,他笑說「那時就跟著練啊,只會憨憨地跑,常常領跑,比賽也就出去帶,就這樣在港都盃拿到人生第一面金牌了」,當時真的是又驚又喜。

 

李翰暄(左二)在籃球隊只能坐板凳,田徑隊教練發現他的長跑天分,偷偷出來按錶,還帶他去比賽,開啟他的田徑之路(圖片來源:李翰暄Han-Hsuan Li

長跑天才美名背後 是拚勁與傷痛的累積

國中畢業前全中運僅拿千五銅牌,就跟潘老師說,明年上高中一定要拚回來,結果一到暑假就扭到,結果下半年的全中錦以兩面銀牌坐收,還被老師虧是「李老二」拿不到金牌,讓他超級不甘心,進入冬訓期更加拼命訓練。

隔年爭取台北市全中運代表時,因為生病狀態不佳,所幸有驚無險取得資格,而這次他度站上全中運舞台,卻直接跑出 31 分台的驚人成績,成為史上第一個高一就拿冠軍的選手,跌破眾人眼鏡,也開始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選手,高二挑戰分齡賽時,更是直接打破兩項紀錄,還在全田錦跑出生涯最佳的  31 分 31 秒 81 ,此時也是他高中的巔峰,不過選手之路並沒有預想的那麼順遂,年底的台北馬半程組雖然拿下國內第一,但隔年一月便被檢查出腰椎斷裂,休養半年之久,高三復出後,再於全中錦奪下金牌,看似輝煌戰績背後,是李翰暄跨過數次傷病的強韌堆疊起來的。

高中時期的李翰暄為了好成績,總是大傷小傷不斷。

意氣風發進入大學 遇到最嚴重的身體警訊

大二下學期,他接連參加愛媛馬與靜岡馬兩場賽事,初馬與二馬分別寫下 2 小時 34 分 27 秒與 2 小時 32 分 14 秒的佳績,卻隱約發現自己身體的異樣感,相隔不到一個月,他再戰全大運,依舊咬牙完賽,賽後突然感到胸口悶痛,痛到不能自己,去了急診、掛心臟內科後,檢查報告顯示心臟出了問題,包括心肌缺氧、心律不整等症狀,進一步做了冠狀動脈攝影,更發現先天性冠狀動脈異常,醫生說相當嚴重,能跑步根本就是奇蹟,後來共跑三家醫院,都給出相同的答覆,當下他其實一頭霧水,只聽懂無法醫治,也不能再跑了,每天連起床都會不舒服,這樣的狀態,使他不得不停下訓練,選擇退出陸上競技的行列。

當時他只能告訴自己,慢慢放下就好,但突然間要自己放棄最得意的田徑,他腦中立刻被兩種思緒占滿,他形容就像惡魔與天使,一正一反的矛盾,前者讓自己難過、失落,因為一件你生命中熱愛的事物,霎時就不能在碰了,不管是誰應該都難以接受;另一方面,他又覺得放下一個包袱,因為過度追求頂尖運動員之列,跑步已不再單純,拚成績求獎牌的日子,早就讓自己迷茫,頃刻有種釋放壓力的感覺,回過神來才發現,不管自己的感受如何,這些都已成定局,他也不再多想。

李翰暄把當時的心態比喻成天使與惡魔,一面是痛苦,一面是解脫

選手生涯告終 但熱愛跑步心持續跳動

運動生涯中止,翰暄毅然決然地決定休學,他卻不想捨棄追求這麼多年的事物,進而轉往跑團教練與運動家教發展,當教練的這段時間,他常常會想,當時是不是給自己太大的壓力,是不是總是為了跑贏而跑,過度執著於成績與勝利,當他看到眼前學員們練跑時,雖然跑得未必很快,但跑步時他們總是很開心、很享受其中的樂趣,漸漸被他們感染,也開始意會單純跑步的美好,更多了一層不同於運動員的體認,在這段跑步教練的過程中,從這些跑者身上看見跑步純粹的快樂,以及他們為了實踐目標,完全不輸運動員的決心,讓自己重新認識到跑步這回事。

不能比賽就轉條道路,這兩年李翰暄也從教練身分中學到很多,圖為李翰暄與「 Akebono 曙光路跑團」合影

不忘對運動的熱愛 重返校園精進自身知識

兩年的沉澱後,因為還想學更多東西,並增進更多運動相關領域的知識,翰暄決定回到了校園,但因為競技系的關係,會有較多專題課時間,但他並不想在訓練時間偷懶或休息,便穿起跑鞋跟者輕鬆跑,雖然強度不高,但發現身體負荷的情況比想像中好,也有適度的參與些較長距離的跑步活動。

後來潘老師看他狀況不錯,詢問復出的意願,邀請他再跑一次愛媛馬試試,讓翰暄思索良久,最終決定代表北市政府再參賽一回,去年十一月下旬,開始正式回歸隊上的訓練,以一個比較放鬆的心態來跑。訓練過程中也沒有設定跑多少高標,學長開多少,能跟多少,就練多少,維持一天練一餐,避免過度負荷,保持固定休息,這次他沒有苦練,只遵循自己身體的狀況,量力而為。

翰暄認為「真男人」張嘉哲學長相當尊重選手的想法,同時也會幫忙分析與建議,訓練上不會硬性規定,認為對於規律並自我要求的選手是一大福音

重整訓練 愛媛馬證明新生的自己

一開始歸隊訓練時,令翰暄著實吃力,可是很快就進入狀況,大約一兩週就開始跟上課表,連他自己也很納悶,怎麼心肌缺氧還可以高強度練跑,約十週的訓練還算穩定,在大家的祝福和期許下,便飛到愛媛參賽,再次感受日本的馬拉松氛圍。過去兩年間,看淡是翰暄最常相處的感受,這次比賽,他面對的不是復出或挑戰什麼,而是單純想把握跑步競技這件事上。

最終他順利達到預設目標(高標是 2:25 低標 2:30),但當完賽的當下,自己對成績沒有什麼感覺,只是緩緩走回休息區,但當潘老師輕輕地說了一句「平安回來就好」,他立刻抱緊老師痛哭,賽前的擔心最後都化作喜悅,沒有慷慨激昂的情緒,只有歸來的感動,完成了他心中一場很棒的賽事,也讓大家看見這一場李翰暄「重生」的馬拉松。

很少人會相隔兩年休養,一回來就直接跑全程馬拉松,但李翰暄就想再試試能不能再當選手。

傾聽身體的聲音 學著保護自己

賽後回到台灣,他注意成績躍進的關鍵,可能與改變姿勢與減少訓練有關,之前心臟以及身體不舒服,加上車禍的舊傷未處理好,或許就是缺乏相應的觀念以及過度訓練所致,如今,他更重視技巧與姿勢,雖然現階段的月跑量大約 200 到 300 公里,畢竟身體要好才有本錢訓練,「身體狀況不好,跑比賽也不會安心,生理與心理本來就環環相扣」,翰暄笑說大家都以為他備戰許久,雖然狀態和身體狀況調整得不錯,實際上訓練量卻少很多。

翰暄表示現在除了控制訓練量,也需要更常保養自己的身體。(圖片來源:Sheng)

以前他容易因為一次課表跑不好,就耿耿於懷,但現在認為一餐就只是其中一餐,訓練是一個大圈,不會有百分百練好的情況,而跑者必須說服自己心理這塊如何調整,在他開始教學與復出後也了解到,不能再迷信埋頭苦練的模式,特別是他自己特別敏感的身體狀態,恢復比勤練更重要,訓練只要一感到不適,就會立刻停下並休息,他相信強度夠、完成度高就會有好的訓練成果,若咬牙做到滿,疲勞的累積可能會造成訓練周期內的反效果,他也證明自己用全新的心態和觀念,達到更有效的訓練成績。

維持身體能負荷的訓練量,卻比以前狂練取得更好的成效,或許這兩年累積的知識與觀念,讓他在跑步技術的層面更加卓越。

生命的貴人 堪比父子的師生情

身為成淵高中的超級教練,潘老師總是要把翰暄和其他隊友逼到極限,雖然他偶有抱怨,但說起兩人相處,其實就像是父子,沒有什麼隔閡或不能說的話,真的要講,也只有這多年來道不盡的感謝吧。田徑隊如同一個大家庭,不管學長學弟都是重要的一員,而潘老師就是一個盡責的大家長,他早就超乎一個教練該做的事情,無論大家有沒有繼續當選手,只要是成淵的一份子,老師都會一路支持他們,像學長陳彥博、賴孟昕等人,包括自己,都受到老師的照顧以及正向的影響。

翰暄笑說沒有遇到潘瑞根老師(左),就沒有練到炸的日子,不會遇到人生最大的轉折,當然也沒有重生的機會,冥冥之中的安排都跟老師有關,就像他生命中引導的小天使。(圖片來源:李翰暄Han-Hsuan Li

高中時期,翰暄受到潘瑞根老師特別多的照顧,常帶家境不好的他去吃飯,也常在受傷的時候收到老師的陪伴與鼓勵,雖然偶爾也會酸幾句,像是變胖什麼的,但他知道,潘老師一直都沒有放棄他,也沒有忘記多年前放在自己身上的初衷,「堅信我未來會更有價值」,也是翰暄一路走來很大的精神支柱。

李翰暄(右二)在上週在潘瑞根老師(右一)帶領下完成亞洲越野錦標賽,同行的隊友由右至左分別為葉日鴻、陳秉豐與鄧新詮(圖片來源:潘瑞根教練)

保持運動員的初衷 邁向未來挑戰

雖然看淡成績與桂冠,但翰暄仍對運動競技有一定的熱血與堅持,因為他從小的偶像就是 Kobe Bryant ,小時候是籃球員的他,總覺得能跟喜歡的偶像做同一件事,真的很棒,儘管後來變成田徑選手,依舊超愛 Kobe ,後來到看到小飛俠的阿基里斯腱斷掉,仍努力回到球場上,投不進卻不曾放棄,讓他看見一個偉大的運動員的堅持,是他少年時期跨過低潮與傷病的動力。

翰暄感性的說,「 Kobe 在最後幾場比賽,總是會拍兩下胸口,向支持他的球迷與球場告別,一個孤高的頂尖運動員,能有這樣的胸襟與大家致意,真的令我很感動」, Kobe 對喜愛事物的執念,也讓翰暄偶爾會萌生「能不能再跑一次」的想法,或許不能再創另一個巔峰,但能再嘗試一次看看吧,這樣的想法閃過腦中,讓他把握住愛媛馬的機會,或許就是偶像的精神推著他再度踏上賽場。

把握住機會,李翰暄做到了

光頭神童重返田徑場的下一步

四、五月大學生賽季到來,將會代表學校去比五千與一萬,翰暄逗趣地說:「好久沒有比了,早就變別人的強項了,我只要做好練習、盡力完賽就好」,比賽也是比當天狀況,不要預先設定太大的目標,做好練習,當作對自己的投資,成績或獎牌到時候就知道了,但他也苦笑說,「大家都講北市大(北體)已經 27 年沒出長跑金牌了,希望自己拚一下」,若有機會還是會挑戰看看。

翰暄笑說「張嘉哲斷腳筋、陳彥博咽喉癌,學長們都可以復活再跑了」,自己也不能停下腳步。

失而復得的競技生涯 神童的展望

翰暄在愛媛馬證明自己還能再跑,雖放下心中大石,但他依舊需要持續觀察以及注意身體,今年暫時不考慮全馬賽事,轉而將目光放在半馬項目,因為錯過了去年的台北世大運,因年齡限制, 2019 拿坡里世大運是他最後一次機會,會嘗試把這個賽事的空缺補上,等上半年賽事結束,會在暑假前往移地訓練,鎖定下半年的上尾半程馬拉松,待世大運這個階段性的目標結束後,循序漸進,再來談馬拉松和挑戰奧運。

最後翰暄也強調「馬拉松是人生的一個過程,也是一個夢想」,年少時目光比較窄,只追求實際的成果,直到後來才發現,跑步的過程並不只有努力和結果,而是由許多不同的要素組合而成,從過去到現在的一切都彌足珍貴。儘管曾停下腳步,但現在自己作為運動員的齒輪再度轉動,他會更加珍惜這個機會,也相信競技的血液不會讓自己迷路,未來會繼續努力,走出屬於自己的跑步之道。

未來充滿變化,但「光頭神童」會用笑容和享受跑步的心持續下去。(右為鄧新詮,圖片來源:Sheng)

基本資料

姓名

李翰暄

生日

1995 年 10 月 11 日

大學

臺北市立大學

高中

成淵高中

個人最佳

1,500 公尺

4 分 01 秒 81

5,000 公尺

14 分 58 秒 77

10,000 公尺

31 分 31 秒 81

半程馬拉松

1 小時 10 分 45

全程馬拉松

2 小時 27 分 42 秒

文章轉載自:運動筆記
原文網址

在《傾聽身體的聲音 重獲新生的光頭神童—李翰暄》中有 1 則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